新浪新聞客戶端

韓國首次人口負增長意味著什么?

韓國首次人口負增長意味著什么?
2022年07月30日 18:00 新京報作者:朱月紅

  韓國70多年以來首次出現人口負增長。

  據韓聯社報道,韓國統計廳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1月1日,韓國總人口(包括在韓國居住的外國人)為5173.8萬人,比前一年減少9.1萬人,即降幅為0.2%。這是韓國1949年開始這項統計以來首次人口負增長。

  出現人口負增長的國家,不止韓國。日本、瑞典、丹麥、德國等國也面臨類似的情況。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發布的報告《世界人口展望2022》顯示,未來將有更多國家面臨人口下降的趨勢。

  出生率低是主因

  韓國KBS電視臺報道稱,韓國人口增長率于1960年達到3%的峰值,之后持續下降,自1995年起降至1%以下,2021年首次出現負增長,即增長率為負0.2%,這是包含在韓外國人的總人口首次出現負增長的情況。

  “人口負增長意味著總人口下降?!敝袊鐣茖W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李天國告訴新京報記者,原先韓國預計到2028年才會出現包含在韓國居住的外國人的總人口下降的情況,但受新冠疫情影響,在韓國居住的外國人數量下降,導致這個進程提前到來。

  韓國人口出現負增長的主要原因是,該國人口出生率低。

  “主要是嬰兒出生率低,導致人口出現負增長,因為盡管韓國的人均期望壽命不斷在延長,但出生率過低,導致總人口在下降?!崩钐靽f。

  韓聯社的報道也呈現了類似的觀點。韓聯社以韓國2022年5月的人口數據舉例稱,由于長期低出生率,韓國今年5月出生的嬰兒數量降至歷史最低水平。

  數據顯示,2022年5月共有20007名嬰兒出生,比上年下降8.8%,這是韓國統計廳自1981年開始這項統計以來首個5月嬰兒出生率的最低值。

  與此同時,快速老齡化和新冠大流行將韓國的死亡人數推至歷史新高。同樣是2022年5月,韓國死亡人數達到28859人,比一年前增加12.8%,這是韓國統計廳自1983年開始這項統計以來首個5月死亡率的最高值。

  基于韓國持續嚴峻的人口形勢,韓聯社指出,由于出生人數低于死亡人數,韓國總人口在不斷減少。

  值得注意的是,韓國2022年的首次人口負增長與2021年出現的人口自然下降有所不同。去年,韓國出現本國總人口的首次自然減少,是不包含外國人在內的統計。

  據新華社報道,韓國統計廳2021年2月24日發布的初步數據顯示,2020年韓國人口自然減少約3.3萬人,這是有相關統計以來,韓國一年內的出生人口首次少于死亡人口。韓國統計廳數據顯示,韓國2020年出生人口較前一年減少約10%,降至27.24萬人,創1970年開始相關統計以來的最低值,而同年的死亡人口較前一年增加3.4%至30.51萬人,為1970年以來的最高值。

  由于出生人口低于死亡人口,韓國在2020年首次出現了韓國(不包含在韓外國人)的首次人口下降,被稱為“人口死亡交叉”(population death-cross)。

  韓國人推遲或放棄結婚生子

  韓國人口負增長,不僅體現在出生率持續低迷,還體現在不斷走低的生育率(總和生育率的簡稱)。

  根據聯合國的定義,總和生育率指平均每位育齡婦女的生育子女數,而2.1的總和生育率是維持代際更替、人口穩定的基本條件。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韓國的總和生育率一度超過6。此后,韓國生育率幾乎呈直線下降,到20世紀80年代初跌破2.1。2020年總和生育率降至0.84,2021年再次創下了0.81的歷史新低,韓國統計廳表示,這標志著該國總和生育率連續四年低于1。在世界銀行統計的180多個國家中,韓國是生育率最低的國家。

  而韓國生育率持續走低的主要原因是許多年輕人推遲或放棄結婚生子,這點從韓國最新的數據可見一斑。

  韓國統計廳2022年的最新數據顯示,韓國單人家庭數量快速增長,去年為717萬戶,比前一年增加7.9%,占全部家庭數量的33.4%,首次超過三分之一。兩人家庭數量占比達到28.3%,比前一年增長3.6%。單人和兩人家庭數量合計占比達到61.7%。

  而許多年輕人推遲或放棄結婚生子的主要原因在于,婚姻生育觀念的變化。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董向榮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20世紀50年代戰爭結束以后,韓國迎來“嬰兒潮”,那段時期一位韓國婦女生五六個孩子的情況非常普遍。但是,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女性受教育水平和社會經濟活動參與率的提升、女權意識的覺醒、控制生育的意愿和手段增加、社會福利的擴張等,出生率下降也是非常正常的。這在西方發達國家也是類似。

當地時間2021年7月2日,韓國首爾,航拍首爾東北部區域公寓住宅區。圖/IC photo當地時間2021年7月2日,韓國首爾,航拍首爾東北部區域公寓住宅區。圖/IC photo

  房價高企也是讓想要孩子的年輕夫婦望而卻步的另一原因。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稱,因為人們都希望在生孩前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房子。但由于房價越來越高,對許多人來說它已經成為一個無法企及的夢想。

  除此之外,韓國經濟放緩造成找工作難、性別不平等問題突出導致女性就業難、年輕夫婦育兒期待高等因素也使得韓國生育率更加低迷。

  勞動力問題凸顯

  人口負增長最大的問題是,勞動力嚴重不足和社會老齡化。

  由于出生率和生育率持續低迷,韓國出生人口數量持續下降。據新華社報道,新生兒人數減少將引發勞動年齡人口大幅下降。數據顯示,2020年韓國勞動年齡人口,即15歲至64歲人群為3740萬,占總人口72.1%;預計這一人群本世紀20年代平均每年減少36萬,到30年代年均減少53萬;照此趨勢計算,到2070年,勞動年齡人口可能減至1737萬,僅占當年總人口的46.1%。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韓國老齡人口不斷增加。韓國統計廳的數據顯示,韓國去年65歲以上老齡人口比2020年增加5.1%,占總人口的16.8%,而2016年占比為13.3%。按照聯合國相關標準,65歲以上人口超過14%就進入老齡社會,超過20%為超老齡社會。韓國《中央日報》說,韓國可能在4年內進入超老齡社會。

  隨著勞動力人口比重下降,韓國老齡人口比重上升,人口負增長不僅會沖擊韓國長期經濟發展,還會導致撫養比上升。

  “勞動力是經濟增長的必要的生產要素。勞動力人口下降會影響長期經濟增長,同時也會影響整體社會的消費能力?!崩钐靽f,“人口負增長不僅意味著勞動力人口下降,也意味著撫養比上升,政府的財政負擔將加重?!?/p>

  為了緩解勞動人口下降帶來的問題,韓國采取了多種措施。在諸多措施中,韓國政府重點鼓勵民眾結婚生子。

  此前,韓國成立了總統直屬的低生育老齡社會委員會,出臺了《低生育老齡社會政策路線圖》等很多鼓勵結婚和生育的政策,為新婚夫婦優先提供公共政策性住房,為他們提供低利率購房貸款。對于新生兒提供各種補貼,基本免除1歲以下兒童的醫藥費,為育兒的父母提供帶薪假期,還推出最長2年的育兒休職、對單親家庭提供資金補貼等。

  但英國《衛報》指出,一些批評人士表示,韓國政府所采取的措施無法有效根本解決問題,因為當前韓國許多年輕人面臨的主要問題是接受高等教育和住房等支出負擔過重,若無法減輕這些負擔,很難真正鼓勵韓國人結婚生子。韓國金女士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采訪時也表示,該國政府的刺激措施不足夠。她說,養孩子太貴了,政府所給的那點錢解決不了什么問題。

  應對“人口負增長”應早做準備

  出現人口負增長,韓國不是孤例,面臨同樣問題的還有日本、瑞典、丹麥、德國等國,這些國家的生育率均已降至2.1以下,例如,世界銀行最新的數據統計顯示,日本、瑞典、丹麥的生育率分別為1.3、1.7和1.7。

當地時間2021年9月20日,日本東京,敬老日時,老人走在街上。圖/IC photo當地時間2021年9月20日,日本東京,敬老日時,老人走在街上。圖/IC photo

  李天國表示,全球不少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都出現人口負增長的局面,這是隨著經濟發展水平和醫療水平的提升發生的客觀現象:“一方面,醫療水平快速提升,很多國家的人均壽命在不斷延長,另一方面,出生率卻并沒有隨之提升,反而出現下降現象?!?/p>

  許多已出現人口負增長的西方國家,特別是北歐國家,積極鼓勵人們生育,并給與各種補貼和獎勵措施。

  BBC舉例稱,瑞典政府不但允許母親休產假,還立法規定父親也可以休產假。如果父母雙方修滿產假(共480天,父母每人240天)還可以領取獎金。在德國,孩子從出生到18歲都可以得到政府補貼。從2020年1月份起,德國政府規定頭兩個孩子每月可以領取204歐元(約合人民幣1600元)的補助。丹麥政府規定,從孩子出生一直到18歲都可以獲得財政補貼,具體補貼錢數根據孩子的不同年齡段而不同,孩子越小數量越高,并按季度發放。

  但目前采取的這些措施還不夠。聯合國報告結果顯示,未來數年將有更多國家面臨人口下降。

  根據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發布的報告《世界人口展望2022》,自1950年以來,世界人口的平均生育率已從5驟降至2.3,預計到2050年將進一步降至保持人口穩定的2.1。同樣是到2050年,預計61個國家的人口將至少下降 1%。預計歐洲的降幅最大,意大利、西班牙等國已經出現了村莊甚至城鎮空洞化的現象。

  阿拉伯新聞網的報道據此發出警告,如此大的人口降幅將對所在國的經濟和社會產生沖擊,多國必須開始為人口下降做更多準備。

  阿拉伯新聞網報道稱,人口下降后勞動力匱乏,歐洲各地的農場、工廠和車間的運轉效率已經降低,并且該問題變得更加普遍和嚴重,面臨人口下降的日本、韓國等亞洲發達經濟體也將深陷其中。面臨人口下降可能性的多國采取行動的窗口很小,且可能正在迅速關閉,因而需要制定切實可行的政策,為即將到來的“麻煩”做準備。

  新京報記者 朱月紅

責任編輯:朱學森 SN240

韓國生育率嬰兒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