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二舅”火了后 那些質疑與真實

“二舅”火了后 那些質疑與真實
2022年07月30日 21:04 澎湃新聞

  二舅火了。7月25日,b站UP主 @衣戈猜想 發布《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內耗》的11分鐘視頻爆火,也讓片中66歲的“二舅”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

  片中,@衣戈猜想回顧二舅的人生稱:學業優秀、被稱為天才少年的二舅,初中時發燒,由赤腳醫生打了四針后,左腿落下殘疾。后他自學木匠工藝謀生。二舅始終沒有結婚,收養了女孩寧寧,并用十幾萬元積蓄,為她付了房子首付?,F在,二舅帶著88歲的老母親一起生活。

  在視頻爆火后,@衣戈猜想表示不希望二舅被打擾,二舅及其母親已被從村中接走。

  不少網友稱被“二舅”的故事打動,質疑聲也隨之而來:一些網友認為,在短片中未發一言的二舅,其苦難已經過up主的“濾鏡”加工。也有網友對“二舅”故事中的部分細節提出質疑。

  二舅和老母親

  視頻中,@衣戈猜想在旁白中稱,很難把二舅定義為一個木匠,他在家這三天的時間里,二舅給村里人修好了一個插線板、一個燃氣灶、一盞床頭燈、一輛玩具車、一個镢頭、一個洗衣機、一個水龍頭?!斑@個村子里有的一切農具、家具、電器、車輛,二舅不會修的只有三樣:智能手機、汽車和電腦。。。。。?!? 

  視頻稱:“二舅總說他能顧得住自己就不錯了,他其實顧住了整個村子。村里人都開玩笑叫他歪子,但我們每個人都很清楚,我們愛這個歪子, 我們離不開這個歪子?!?nbsp;                                                             

  “二舅因為身體原因沒法種地,但是長達三四十年的時間,他家里面永遠堆滿了米和菜。就是因為人家誰東西壞了,往你家里面一扔,人家扭頭就走了,然后等人家想起來再拿的時候就已經給人修好了。等過幾天人家山上什么蔬菜、糧食熟了,去地里干活,路過二舅家的時候就往家門口扔一點,所以二舅家菜米面有的是?!币曨l作者@衣戈猜想曾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采訪時說。

  當地一名村民告訴澎湃新聞,視頻中的“二舅”和母親一起住,村里人有些小物件壞了就會送去給他修。

  多位鄰居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二舅”確實以木工為業,近幾年還會偶爾做工,也會幫助鄰居們做一些簡單家具的維修,不收錢,有時候也不收東西。

  據鄰居和“二舅”親屬講述,“二舅”88歲的母親由5個兒女共同贍養。五個子女中,有四個都住在相鄰的村子里,平常家里電風扇、飲水機壞了,“二舅”妹妹還是會習慣性向“二舅”求助,而“二舅”也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在她面前,“隨叫隨到,他從來不會讓我難過”。

  “最好的二哥被更多的人看到了?!薄岸恕钡拿妹迷诮邮苊襟w采訪時表示。

  據她回憶,這條視頻的拍攝者唐浩,是小妹的女兒的女婿,前段時間他們小兩口回來過一次,用兩三天時間完成了拍攝,第一次看見這個視頻的時候,她覺得很感動,“看哭了,我們姊妹幾個看完后心里都很難受,很心疼二哥,二哥是真苦”。

  她說,她從沒聽“二舅”說起過這種“苦”,在他們面前,“二舅”是個樂觀的人,去年老母親生病以后,他經常帶著老母親出去散步、爬山,看到老母親不高興,就會想著辦法講笑話哄她開心。

  伴隨著巨大的流量,網上開始出現對“二舅”的質疑和揣測,對于這些聲音,“二舅”的妹妹表現得并不在意,“誰愿意說說去,誰愿意看就看”。

  致殘原因和殘疾證

  視頻中提到,“二舅”初中時落下左腿殘疾,“不知道什么手續上的原因,二舅的殘疾證怎么都辦不下來”。

  在接受采訪時,視頻作者@衣戈猜想表示,二舅當年從北京回去不久,殘疾證就辦下來了。

  7月29日,河北武安市殘聯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二舅”是肢體三級殘疾,且是低保戶。對于視頻中“殘疾證怎么都辦不下來”這一說法,該工作人員稱,視頻中提到二舅第一次辦理殘疾證,應該是在二三十年前,當時還沒有殘聯。

  該工作人員說,殘疾證十年一換,2009年應該給“二舅”換過證?!叭绻ㄋ儆诘捅?,補貼方面是民政局在負責?!?/p>

  他說,殘聯一般會重點照顧一級、二級,沒有自理能力、躺在床上不能動的殘疾人,三級殘疾屬于還能自理的殘疾人?!斑@個事情報道出來之后,我們了解到他,他做了好人好事?!?/p>

  澎湃新聞多次致電武安市民政局,該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暫未關注到相關情況,僅依據現有信息還無法查詢到“二舅”的低保信息。

  同日,武安市委宣傳部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目前,二舅一家搬離了原來的村子,暫時不愿意接受采訪。

  對于“二舅”如何落下殘疾,前述視頻稱:“有一天,二舅發高燒請假回家,隔壁村的醫生一天在他屁股上打了四針,二舅就成了殘疾?!?/p>

  作者@衣戈猜想在接受采訪時提到,他(二舅)現在跟那個(害了他的)醫生,看著關系還是挺好的,隔個10天半個月還能碰上一次,跟遇到其他的村民沒什么區別。

  據紅星新聞報道,原“縣衛生院”的退休院長也表示,為“二舅”打針的醫生已經去世。老院長說,他也曾為“二舅”看過病,“這個事我知道,一開始是高燒,后面打完針后就出現這個情況,后來是麻痹”,“一開始打的不是這個屁股,后來到這屁股上了?!?/p>

  在老院長看來,“二舅”患了脊髓灰質炎(俗稱小兒麻痹癥),并非打針(直接)導致殘疾,這一疾病目前已在該地區得到有效遏制,“發了糖丸(指脊髓灰質炎疫苗)以后就再也沒有那個病了?!?/p>

  “二舅”走紅后的村莊

  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作者@衣戈猜想曾這樣描述二舅所在的村子:村子有四類人,(大約)80%是留守老人,村里老人沒有退休一說,10%是留守兒童。大部分孩子被爸媽接到縣城去了,只有很少一部分留在農村;剩下個別的青壯年,在外地打工的時候受傷了,有的甚至已經喪失勞動能力,腰徹底廢了,或者腿斷了,沒法在外面打工,就回村養著了;還有一個就是“樹先生”。

  “以前村子里還特別熱衷于搞文藝匯演,雙簧、跳舞。但是年輕人全都走了,村里面幾個文藝骨干,比如我老姨夫,所有的事情都他張羅,大家一塊湊錢買道具,每一個家庭出一個節目。但是老姨夫現在也不行了,走不動了,好幾位文藝骨干也都已經過世了,冷清了很多?!彼f。

  據紅星新聞7月30日報道,隨著年輕人不斷外流,村里如今只有一百多口人,幾乎都是老人和留守的孩子。自從視頻走紅以后,這個從村頭走到村尾不過十來分鐘的小村莊,幾乎人人都知道“歪子”(指“二舅”)成了“名人”,對于突然造訪的陌生人,他們并不意外。

  一位曾在村里教書的老人,主動向記者介紹起“二舅”,也就是他們口中“歪子”的過往,這名老人稱,自己在抖音上看到了“二舅”的視頻,視頻里講述的故事,和他在生活里認識的“歪子”出入并不大,“基本上有八九成都是真的”。

  據他說,在村子里大家有什么東西壞了,都會找“歪子”幫忙,老人家的門鎖就是對方幫他裝的。幫村里人修東西,“歪子”從不收錢,有時候村里人想給他些蔬果、糧食也不要,“這就夠意思”。鄰居們說,“誰的水泵壞了,就用那個表,上去一看就知道哪壞了,給你買個配件就換了”。至于“二舅”不在的時候,如果遇上有什么要修的,就得到村子前面去找別人幫忙。

責任編輯:朱學森 SN240

殘疾證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