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臨期食品店“不臨期”,顧客想薅羊毛越來越難?

臨期食品店“不臨期”,顧客想薅羊毛越來越難?
2022年07月31日 17:57 中國新聞周刊

  臨期食品店集體“黑化”了?

  不,是時代變了

  這個世界不變的,就是它一直在變。

  就像曾經愛上的臨期折扣店鋪,如今再去逛,它們也在悄悄地變了。

  比如,臨期食品占比越來越少了,臨期食品的日期也拉長了。

  隨便拿一包零食保質期都還有半年到一年。這么新鮮,怎么好意思叫臨期?

  部分商品的折扣也變少了,幾乎薅不到幾根羊毛……

  雪糕都能出刺客,我早就知道臨期折扣店也不能一直讓我占便宜,好氣。

  店里不認識的牌子也變多了。

  好特賣里有不少如宏泰記、楊生記、淘味貓、暖小牛、零嘴魔方等沒吃過也沒聽過的N線牌子。

  有人買WonderLab的代餐奶昔,居然是很少見的陜西山藥桂花酒釀味和寧夏黑枸杞桑葚味。

圖源:有意思報告圖源:有意思報告

  嗨特購有一款“強小魯”雞爪,包裝上濃眉大眼的小男孩,跟姓王名小鹵的那位長得好像。

  陳列也有變化。比如東方新天地的嗨特購,面膜、洗發水、身體護理和化妝品小樣貨架比其他店鋪明顯多了一面墻。

折扣面膜以及美妝產品。 圖源:大眾點評@嗨特購銀泰中心店折扣面膜以及美妝產品。 圖源:大眾點評@嗨特購銀泰中心店

  臨期食品少了?折扣不如之前大了?要開始賣美妝了?“雜牌”是不是山寨?……

  種種疑惑匯集成一個更大的問號:

  臨期折扣店鋪,為什么變了?

  臨期食品店

  集體“黑化”了?

  第一反應,難道這又是一個屠龍者終究變惡龍的故事?

  良心寶藏店鋪黑化、終于要“坐地起價”割韭菜?

  現在下這樣的結論還為時尚早。簡而言之:時過境遷,商業模式也變了。

  畢竟兩年前折扣店鋪如嗨特購、好特賣的火爆,很大程度上是疫情突發下的“偶然契機”。

  品牌的貨物措手不及地堵在倉庫里,出不去:庫存積壓,滯銷了。

  而部分年輕人也越來越會過日子了。

  折扣店鋪恰恰在兩者之間架起了一座救急的橋梁。

  然而當年輕人在某天突然發現,1元1罐的咖啡突然變成了2.3元,伸向貨架的手和笑容都凝固了。

  虧了一個億的心理落差油然而生,好委屈,好想哭,下次不想來了。

  但“店家走紅了,有錢就變壞”的吐槽,店家覺得自己有點冤。

  嗨特購聯合創始人趙蓬表示,折扣高低是動態變化的。

  一是跟供需關系變化相關。

  簡單說,如果品牌急著把大量的積壓庫存賣出,商家進貨價折扣會很大,也能以更低的價格賣給消費者。

  但如果某商品本來生產量就不大,也就沒有太多臨期商品積壓,折扣也就很小。

  二是跟產品保質期新鮮度有關。

  還有9個月生命的薯片,和“3個月后馬上到期的”也賣不到同樣便宜的價格。

  況且,再便宜也要有“底線”——店里價格不能低于品牌允許的最低價,否則會被“拉黑”。

  但只想快樂薅羊毛的消費者可不會管這些,只覺得變貴就是背叛。

海底撈自熱火鍋折扣商品。 圖源:大眾點評@萍萍17海底撈自熱火鍋折扣商品。 圖源:大眾點評@萍萍17

  品牌沒法去對消費者解釋“價格受市場規律影響”,只能是“曲線救國”,盡量壓低價格。

  以嗨特購為例,一方面,它在以每個月以10-15家的速度擴店。

  市場規模大了,議價空間才會高,才有可能跟品牌談到更低的價格。

  另一方面,與代工廠合作,推出像“強小魯”這樣的自營商品作為“大牌平替”,沒有中間商賺差價。

  超市里23-24元一袋的王小鹵雞爪,在嗨特購里20.9-19.9元就能買到。

  而“強小魯”還能便宜30%-40%,壓低到15元一袋不成問題。

  “味道的辣或甜會有微小差異,但是強小魯的品類更多,賣雞爪、也賣鵪鶉蛋和火腿腸,橫向拓寬了銷售額?!壁w蓬表示。

  當然,能成功晉升“大牌平替”的自營商品背后,是品牌要謹慎選擇品質不錯的代工廠,否則就是反例——

  當某自營牛肉干的香精味在嘴里久久不散,當某自營南瓜干以堅硬的身軀對抗你牙齒的咬合力,你就會明白,為何它們會出現在這里。

  “薅羊毛圣地”

  能變“網紅打卡地”嗎?

  “XXX沒有錯,錯就錯在它一直不變”。

  這是某品牌淪為時代眼淚時的“通用死因”。

  而這,也是折扣店鋪們大費周章改變的原因。

  臨期行業,本身就是在誤差中產生的生意。

  貨品囤積的本質,往往是供應商對市場的判斷失誤,或是像疫情這樣的突發事件導致的危機。

  隨著疫情放緩、經濟逐步平穩,誤差和錯誤也會慢慢消除。

  挨過“艱難歲月”后,年輕人依然踮腳張望著有品質的生活……

  此時,壓力就給到了臨期食品店鋪這邊。

  “幾十塊錢能買一大袋子”的便宜,當然很吸引人。

  但那是特殊時期下的“特殊優勢”。

  種種跡象表明,如今只有性價比已經不夠。

  消費者印象中,折扣店鋪常常是對標“2元店大甩賣”的粗糙和廉價,最亮眼的標簽也不過是“可薅羊毛”。

  按繁榮集市創始人范智峯的話說,極致性價比的產品一旦變成全部,廠商只會把自己當做處理尾貨的“下水道”,而沒有任何的附加價值。

  這些就是折扣店鋪們自我改變的原因。

  趙蓬表示,嗨特購已經在“品牌升級”的路上試探,比如食品中進口產品占到50%的份額。

  圍著貨架走一圈,就能體會到被韓國薯片,東南亞蝦條、日本軟糖和巴黎巧克力包圍的快樂。

折扣飲品。 圖源:大眾點評@小魚折扣飲品。 圖源:大眾點評@小魚

  再比如,在白領出沒的店鋪里加大了美妝產品的比例。

  小紅書上刷屏的敷爾佳美妝面膜和春雨韓國蜂蜜面膜觸手可及了。高端商場的臨期店鋪里甚至有賣六七折的雅詩蘭黛、蘭蔻等高端化妝品小樣。

  入駐北京和上海大悅城、合生匯、以及長沙國金街等熱門商圈的嗨特購,部分店鋪的Logo也改成了時髦咖的銀色。

嗨特購上海靜安店。 圖源:大眾點評-網友曬圖嗨特購上海靜安店。 圖源:大眾點評-網友曬圖

  而最典型的創新,是嗨特購每月要更新30%-50%的產品。

  這速度,堪比折扣界的Zara……甚至快到連嗨特購自己都覺得有挑戰。

  “我們會看盒馬鮮生、Olé在賣什么,會看小紅書、抖音上流行什么,物美大賣場和永輝超市里的大路貨商品就不是對標貨品?!壁w蓬表示。

  與其被當做采購必需品的“尾貨大超市”“傳統折扣店”,嗨特購更想具有年輕、潮流感,甚至有點打卡網紅店的意思。

  最好是那種,大家去折扣店鋪不僅是為了省錢解饞,更有那種主動張羅去逛泡泡瑪特、樂高,或名創優品,看看店里又出了什么新系列的隱隱期待——

  巴旦木奶是什么奶?澳洲棉花可可麥片好吃嗎?

  德國彩色跳棋水果硬糖,好精致啊。

  黑椒味海鹽洋芋球3D鏤空薯片,真有意思,買。

  不知道下次又能淘到哪些沒吃過的寶藏小零食。該死,被開盲盒般的喜悅拿捏了。

  大量上新和替換,當然也會造成一些誤傷。

  好容易吃到一款讓人兩眼放光的魚皮花生,下次去圍著貨架轉了八圈也沒找到。

  店員說它隨著換新已經下架了,不一定會補貨。

  啊,愛情里沒鬧明白的“曾經擁有又失去”的感覺,現在體會到了。

  變化是保持生命力的法則,這沒錯。

  那么,臨期折扣店鋪的新變化,真的能為品牌乃至行業的未來開路嗎?

  店鋪“網紅打卡化”當然有趣——

  但在萬物皆可以網紅化的當今,總有吸引年輕人注意力的更新事物出現。要怎樣維持這份新鮮感?

  開創自營商品當然是抵御外界風險的方式——

  但目前折扣店鋪的自營產品中,大多依然是模仿大牌的“擦邊”與默默無聞的零食,怎樣才能自營品牌的影響力?

  以及,“低價”依然是大家常來逛折扣的最直接原因。

  在不斷的更新進化中,折扣店鋪品牌又如何能穩穩地護住這一核心競爭力?

  這可能是轉型中的嗨特購好特賣們,更要思考的問題。

責任編輯:祝加貝

臨期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